手机号登录

手机号注册

注册
西部网 商洛数字报
今天是

秋光悠转看流年

来源:商洛日报
发布日期:2022-09-10 10:09:38
14528

这个刚刚过去的立秋节气,竟然没有下雨,真是奇怪得很。
  一层凉意一层秋,是记忆里的感觉。阳光肆虐,挟裹着夏末的炎热,附和着鼎沸的人声,在耳边不断回旋。路边本就葳蕤生长的草,借了阳光的势儿,由着自己的性子,疯了一样生长起来,不断蓄积着力量、蓬勃着激情,开疆拓土,把路边生长的红薯、芝麻、绿豆,甚至果园也遮蔽起来。无拘无束、无羁无绊的草们,恣意疏狂,很容易使人处于抒情状态。
  “秋凉送客远,夜静咏诗多。”秋天来了,人的内心,五味杂陈。
  “初淅沥以萧飒,忽奔腾而砰湃,如波涛夜惊,风雨骤至。”风起于青萍之末,指尖微凉,风的凉意,在一点点深入。眼尖的人,能真切地看到,秋的状态,正在从草尖上逐渐深入。
  张潮《幽梦影》里这样写道:“风之为声有三:有松涛声,有秋草声,有波浪声。”松涛声和波浪声,能想象得到。那么,秋草声究竟是怎样的呢?能让发黄干枯的秋草微微摆动,一定是非常微弱的风,这样的风,连轻盈的树叶也感受不到,耳朵是怎样聆听到的呢?耳朵聆听不到的声音,难不成需要用心来聆听不成?
  “远上寒山石径斜,白云生处有人家。停车坐爱枫林晚,霜叶红于二月花。”这个季节,虽然植物仍是繁茂的盛年气象,但枝条间已隐约有了秋意。晨练走过河滩时,我想起春天时的河滩,满目碧绿一片,吹面不寒杨柳风,清新而湿润。而今,草们枯黄一片,虽然没有霜来,但溢满诗意的苍凉感。我还看到那些曾经狂野的细茅,前些日子,茅花还是淡玫色的,线条优美,有飘逸的仙气。风起时,大片的茅花手舞足蹈,遥相呼应着水面上细碎的银光。而今,茅花染白了大片水域,轻柔洁白的苇绒,随风起起落落,看似手足无措。
  “满月飞明镜,归心折大刀。转蓬行地远,攀桂仰天高。水路疑霜雪,林栖见羽毛。此时瞻白兔,直欲数秋毫。”秋天的每一个细节,都在诉说着情感。你能清晰地看到,秋天是怎样渐渐衰老的。
  “转眼扑蝶的旧梦都过去,只剩看山的岁月了。”飘云如画,雁去燕往,深翠暗绿,红枫点缀……无一不撩起人的情怀。走近树林,你仍然找得到绿的踪迹,但原本葱郁的杨柳树叶子渐次镀了金色,不时有一两片黄叶飘落下来。黄栌、槭树、枫树等一些红叶派,原本的绿意在退居次席,叶子在递进着黄色和红色,五彩缤纷。
  “碧云天,黄花地,西风紧。北雁南飞。”入了秋,一切在渐归沉寂。我看见红红的果子在愉悦,我看见各色花朵在散漫开放,我看见各色昆虫和小鸟在安稳过着日子。看着满目的黄,眺望燃烧的红,还有深浅不一的绿,油然生出许多喟叹来,让人去打捞好多柔软或温暖的场景,仿佛要寻觅故园的某一个断章。在这种氛围中,心头总会不由自主地浮现一些影子:一些过去的事,一些想见的人……不知从哪个地方突然冒出来,影影绰绰,若即若离,让人心猿意马。在这一刻,往往怅然若得,又怅然若失。红尘生活之上的诗意,不过是远方的一束光亮,在点燃希望之后,缥缈流远,复归生命的平静。
  这一如秋之意象,沉静而博大。秋景秋色,秋风秋雨,秋花秋月,秋愁秋思,秋恨秋怨……究竟谁能说清,哪一个是真相?
  “寒城一以眺,平楚正苍然。”这个季节,这略带忧郁的诗句,却让人心里涌出莫名的欢喜。朝着秋天凝神,需要的是悠然自得的安谧。
  每天早晨,我喜欢推开窗看云。早秋的云,往往不是想象中的高天流云,也不绰约多姿。在早晨有些沉郁的暮色里,它们先是大团大团地拥挤着,在风的不断推动下,渐渐透出霞彩的光亮,有了分明的层次感。
  它们好像是长着脚的,在这凉爽的早晨,也要逛一逛。在广阔的天宇,它们慢悠悠地飘过树影,飘过高高的楼群,飘过瘦起来的河流,然后停留在南天上空。
  这明净而绚烂的云,仿佛已经沉淀过,透着岁月风骨里的温存。

本文来源:商洛日报作者:任崇喜

我要说两句

还没有评论,快来抢沙发吧!
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