西部网 商洛数字报
今天是

岁寒腌菜香

来源:商洛日报
发布日期:2023-11-26 09:26:31
40648
发表于陕西

“停车坐爱枫林晚,霜叶红于二月花”。夕阳之下,万点红枫装扮着萧瑟之秋,也送来了岁寒。

每到冬天,或有暖阳亲吻,或有飞雪漫舞,一道道冬景让我们欣喜不已。与冬天相伴而行的美食亦是丰富多彩,其中,风味独特的腌菜让人充满期待。莲花白等菜历经半月左右的腌渍,变成了黄澄澄的特色美食,酸爽可口,不管何种做法,都让人口齿留香。腌菜作为家乡人喜爱的菜肴,母亲在世时,总会精心制作腌菜,用其美味陪伴着我从童年、少年到成家立业。母亲辞世后,我自己也开始腌菜,开胃除油腻,是回味无穷的口感,更是承载了对母亲的爱与怀念。

秋末冬初,正是腌菜的好时间,太阳暖暖的,万物开始收藏,农田里只留下小片的莲花白,高帮子白菜和雪里蕻还是那么绿、那么有精神。待到轻雾像幕布一样拉开,细盐似的秋霜化作袅袅水雾四散时,家家户户开始忙碌起来。腌菜是有技巧的,先把莲花白或白菜摘回来,洗净、晾干,然后准备葱、辣椒、蒜瓣和生姜等调料,切碎放置盆中;再将莲花白或白菜用刀切成3厘米大小,用盐腌渍片刻;最后把调料撒入菜中,加少许盐搅拌均匀,放置一小时左右,开始装坛,用力压紧压实,封好坛子口,镇安腌菜就大功告成了。为了不让空气趁机漏入腌菜坛子作乱,每隔两三天要观察坛子里面是否缺水、跑水,一旦发现“菜渴”就要添加淡盐水,溢出的腌菜水也需及时更换。待到两周后开坛时,只见水汪汪的腌菜中间夹杂着鲜艳的红辣椒丝、葱白,煞是好看,同时散发着一股清香的味道,令人垂涎欲滴。

每到腌菜时节,我总会不由自主地想起母亲腌菜的点滴。儿时,每年入冬我都会帮着母亲腌菜。到地里摘菜、运菜、洗菜,剥葱、蒜,看着母亲切菜、腌菜,帮着她把菜装进大坛子里,虽然小手冻得通红,但仍觉得很开心。有了母亲的腌菜,无论是严寒的冬日,还是欢喜的春节,一家人总能吃到魔芋炒腌菜、腌菜炒猪肝、腌菜面……一直以来,母亲都是做腌菜的高手,她做的腌菜色泽好、味道香,不仅馋到我们,左邻右舍也爱吃。在曾经物资匮乏的年代,母亲的腌菜助力我们姊妹几人度过了艰苦的求学时期,也撑起了一家人在那个时代的艰难生活。

随着人们生活的逐渐富裕,腌菜让我们吃出了快乐和幸福。我和妹妹在县城工作成家后,每年做好腌菜,母亲就让人捎给我们或自己送到家里。打开坛子,那一股醇香的味道弥漫在整个房子,不由得我们大快朵颐起来,连肉食都要黯然失色几分。在品味腌菜中,我们感受到了家人的温暖。随着母亲的离世,寒冬腊月吃腌菜变得极不方便,市面上卖的怕不干净,超市成品又不是当地味道,我便开始学习腌菜制作,一年、两年地实践,腌制的菜也变得醇香适口。

一份腌菜既是丰富平淡无奇生活的菜肴,也是一个家庭文化的传承和延续,更是生活的体验和鼓舞。

转眼间,我已到了退休之年,相比于曾经忙碌于家庭与工作之间,松懈下来恬静的生活,真可谓一番滋味在心间,静心深思,恍然大悟:人生好似腌菜一样,只有经过酸咸苦辣的磨炼,才能褪去初始的青涩;经过时间的洗礼与沉淀,才能变得智慧而清醒、成熟而稳重;经过许多人和事,才能逐渐明白生活的本质。“笑对岁月桑榆晚,闲坐阳台品香茶”,虽然职业生涯靠站,但生活的列车仍在继续前行,正如母亲的腌菜一样,既是美食也是拥有的幸福,在时间与空间的交错中继续前行,不断传承与发展着。一份腌菜看似简单,但每一步的操作背后无不是对美食的追求,更是对生活的热爱。一份腌菜历经时间变迁,在家庭餐桌上见证了我们普通人家的过去与现在,变的是盛菜的器皿,不变的是美食背后的亲情温暖、生活幸福。

冬来春近,我期盼着走进新的春天,融入进春风、春雨、春光里。

本文来源:商洛日报作者:陆金凤

我要说两句

还没有评论,快来抢沙发吧!
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