西部网 商洛数字报
今天是

双手创造幸福生活——读周瑄璞长篇小说《芬芳》

来源:商洛日报
发布日期:2023-11-14 10:42:55
135825
发表于陕西

文学需要土壤,对一名作家而言,最好的文学土壤是自己的故乡。周瑄璞是在陕西西安成长起来的实力派作家,而她重要的几部作品都是在讲述中原地区颍河流域的故事。因为她的家乡是河南,那里是中华文明的摇篮,她的根深扎在豫中平原颍河岸边,把中原大地的故事讲得荡气回肠。无论是被誉为“女性视觉的《白鹿原》”的长篇小说《多湾》、非虚构作品《像土地一样寂静:回大周记》,还是最新出版的长篇小说《芬芳》,她始终满怀真情,用多彩、细腻、美善、诗意的笔触勾画了一幅幅美丽画卷,书写颍河两岸独具特色文化风情,塑造了季瓷、章西芳(《多湾》),大妮(《回大周记》),杨烈芳、杨素芬(《芬芳》)等一系列文学形象,歌颂那片土地上坚韧、顽强、不屈、奋进的精神,唱响了一曲时代的赞歌,让我们感受到时代大潮下中原大地的巨大变迁。用贾平凹先生的话说——“写活了时光,诉尽了乡情,描绘出中原厚土的无穷魅力”,她用“一本书,留住了乡愁”,展示了她作为陕西七零后作家领军人物的尊严和荣光。
  周瑄璞擅长讲家族故事,长篇小说《芬芳》以杨烈芳兄妹的成长经历作为主线、杨姓家族十多个人物命运为辅线,通过这些人物命运、生活的不断转变反映出时代发生的巨大变革,由此歌颂勤劳勇敢的人们永不服输、向美好生活顽强进发的精神品质。杨烈芳是作家浓墨重彩塑造的人物,也是作者最为关注的人物,她无根无基无貌无财,她敢笑敢哭敢恨敢怒;她有胆有识有情有义,她敢想敢干敢做敢当。她本是一个抱养的孩子,后来辍学回家,咬牙供养哥哥上大学,稚嫩的肩膀扛起一个家,终于成为一个让人羡慕的女老板,实现她人生的华丽转身。
  我最欣赏杨烈芳的一句话——双手创造幸福生活。不仅杨烈芳是这样做的,杨素芬、春棉,甚至自觉卑微的罗巧芬、杨小蝶也是这样的,尽管时乖运蹇,她们不屈从命运安排,心有所想勇往直前。这一群极具个性的女性人物,让读者感受到中原女性真诚、善良、勤劳、厚道和坚强,她们像土地一样包容温暖,像土地上的庄稼一样质朴坚强。
  前杨的女性如此,前杨的男性也毫不逊色。杨引章实现梦想上了大学,民办教师杨引庆上访途中发现机遇改变一家的命运,就连“二混子”杨引运也最终醒悟,到西安实现了自己的梦想。他们用坚韧顽强、不屈奋进的精神改变自身的命运,他们用这种精神改变家庭生活,实现山乡巨变,他们用这种精神推动了社会进步。
  《芬芳》是一部讴歌新时代乡村建设的力作,书写了时代之美;《芬芳》更是一部具有丰富内涵的精品佳作,写出了日常之美,为我们带来多重的艺术享受。作家始终深爱故乡的土地,敏锐地感知那里的一切事物,优雅从容地推介给我们,于是那些鲜活的人物就亲切地走进读者心中。杨烈芳好像是我们的姐妹,不漂亮却勤劳,既善良又泼蛮,有担当知进退,敬她爱她想她怕她又离不开她;杨引章是当代农村知识青年的代表,生活中随处可见,具有《人生》中高加林一样的典型性;二奶奶就像我们的奶奶,饱经人间沧桑,又极尽善良热心助人,对后辈充满期待,对生活充满向往;杨茂渠的霸道专横,像极了有些地方的村干部……他们像我们身边的人物,又不是我们身边的人物。作家有着超强的描摹能力,书写独特的地方民俗构成小说的个性特色,激发了读者的阅读兴趣:在描写唱乡戏、婚庆、赶集、丧葬等习俗中,让读者感受到豫中平原不一样的文化氛围,激发出读者想象与向往的空间;在介绍芝麻叶面条、胡辣汤、菜馍、咸食菜、蒜面条、红薯糊涂这些垂涎欲滴的美食时,让读者感受生活的无限美好;在有关亲情关系的描写中,熟谙地方风情,吃透人情世故,精准地把握各色人物微妙的心理变化,让读者体会到人性的复杂。
  作家十分在意语言的精致精美,用绵密扎实的语言细微书写豫中平原老百姓日常生活,平和又充满诗意,冷静而不乏幽默,可见她驾驭语言的能力。她熟练运用了大量方言土语,使人物更具个性特点,也使作品更加生动鲜活,更加富有浓郁的生活气息,让读者感受到她小说语言的美好与魅力。
  《芬芳》书写了时代变化变迁,讴歌了众多平凡人坚忍不拔的奋斗精神,也给生活中的弱者送上一份哀挽和叹息。白氏熬过那么多的苦愁终究选择自杀,春棉熬过悲苦人生却又进入暮年,真是让人叹息。尤其是罗巧芬、杨小蝶母女,那是让人最为揪心爱怜的人物,她们是最为脆弱、最需要帮助的人,她们得到众人的善待,她们也竭尽所能回报他人,那份柔弱的坚强和真诚的善良让人有种说不出的敬意。
  悲悯温情的目光,精打细磨的语言,构成光与影的巧妙映衬,使作品更具深远的历史意义。

本文来源:商洛日报作者:刘立勤

我要说两句

还没有评论,快来抢沙发吧!

相关阅读

排行榜

点击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