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号登录

手机号注册

注册
西部网 商洛数字报
今天是

清明,把对故乡的思念打包

来源:商洛日报
发布日期:2021-04-06 15:30:04
3422

每年的春天,都是在冷热交替中度过的。有时过了惊蛰和春分,还会不经意下一场桃花雪,给刚刚绽放的花朵造成灾难。到了清明,天气这匹野马才被驯服,变得逐渐温顺起来。
  清明时节雨纷纷,路上行人欲断魂。清明是一个令人伤感的节日。在外漂泊的人,无论身在何方,都会向老家的方向急奔。
  我的故乡在丹凤县的龙王沟。我少小离家,跟着父母漂泊。少不更事,无忧无虑。长大了,对故乡的依恋多了,故乡也就老了。一茬一茬的人离我而去,他们就长眠在老屋的后山上,包括我的爷爷奶奶、爸爸妈妈,还有我刚刚离世的妻子。故乡就像是一块磁铁,吸引着我,无论走多远,都要回头留恋地张望。
  往年的清明节,一大家子都会回来祭祖。老家的娘娘和堂弟总会准备一桌饭菜,大家借机在一起团聚,共叙亲情。鱼儿离不开水,瓜儿离不开秧。故乡有亲人坚守,就是一个根据地,亲人回来就有居处。逢年过节,在外的人不能亲临,就由在家的人代劳,上坟祭奠。在外的人,只在清明这一天,寻根祭祖,传承孝道文化。
  今年,弟妹有事,女儿因故也不回家。我带着心爱的小阮第一次回乡祭祖。到商镇下车,先到桃园村的外爷外婆坟上祭奠,然后顺路去二姨和小姨家探望。二姨不在了,姨夫去黑沟河扫路,还没下班。小姨家已做好了饭,几次打电话催我们过去。我们和小姨见面拉家常,嘱咐她多保重身体。堂弟开车来接,不敢耽搁,直奔龙王沟。
  进门时,老家的狗没有吠一声,它认得我,又是摇尾又是作揖。但是,它对着初次见面的小阮,友好的表示和亲热的程度,像是见到了久别重逢的亲人,这实在是出乎我的意料。俗话说得好:不是一家人,不进一家门。看来,我们前世是有缘的。
  二娘见小阮第一次上门,很高兴,忙着包饺子招待我们。我和堂弟把一应物品放在一个竹笼里,掮着一把铁锨去墓地。按照由近及远的路线,先给家门前的二大上坟,再去稍远一些的塬上。我的祖上从很远的自在岭迁移而来,在我的爷爷手里,才在这红岩砭安家落户。塬上有四位先祖的坟,我们在坟前放上祭品,供先人们在阴间享用。然后,叩首作揖。
  红岩砭的老宅子,如今已成一片废墟。对着老房遗址,我对小阮讲述着古今:这儿曾有三间上房,那儿有一个葡萄架;这儿有一座石磨,那儿石头垒砌的是一个猪圈;这儿是院落的后门,门口有一棵柿树;那儿是楼门,对着玉屏山。如此这般,如数家珍。昨日农家的热闹,如在眼前。
  现在老家的房子搬迁了,果树死了,泉水也枯竭了。万物有灵,主人不在了,它们也都随主人去了。肥沃的土地上随处可见各种野菜,有韭菜、刺芥、荠荠菜等,绿油油,嫩闪闪。小阮欢喜地采摘了一些,准备尝尝鲜。这可是老家的味道啊!
  沿着长满蒿草的小路,走到爷爷他们的墓园。苍松翠柏,庄严肃穆,迎春花在坟头疯长。他们生前在这片土地上耕作,死后永远地守护着这片神奇的土地,见证着龙王沟的沧桑巨变。
  我为坟头培土,铲除前面的杂草,想着亲人在那边微笑地看着我们。一切进行完毕,我们一起三叩首,把对故乡的思念,打包带走。

本文来源:商洛日报作者:周丹军

我要说两句

还没有评论,快来抢沙发吧!

相关阅读